water沃特

这里麋鹿✨~

是个打算写文的万年小透明👀

【锻炼文笔创造世界!】

吃的杂🎃🎉🎄🎈

脑洞大小不确定❓比较慢热~

脾气海星~但也请不要太过严厉(会生气哟)

欢迎大家来和我愉快玩耍💜💛💚


前期可能乙女居多😉(bl还需锻炼~)


fgo咸鱼玩家😂本命_男:红a

(当然士郎我也#@%@/-#)

女:式姐 (我爱她!她要和黑桐永远幸福!)

【检×审】待宵再会之时(3)

这份生存改变了她的人生





无法回头,也决不后悔





她不知道她是几岁成为孤儿的,自她有意识开始,就待在一所由不同年龄孩子和一些大人组成的群体里





后来她才知道,那叫孤儿院







孤儿院每天进出的其他大人也很多,他们会带走这里的孩子,被带走的孩子们脸上大都带着笑容,大人们也会很温柔的牵着他们的手



走了的孩子们再也没有回来过





后来她才知道,她们有了新的爸爸妈妈







令人羡慕







她也开始想,有没有人愿意带她离开,成为即使身边充满“怪事”的她的新的爸爸妈妈







身边的物会莫名其妙的遭到破坏,身边的人会毫无征兆的受伤






所以她身边的人总是很少,照顾孩子们的大人们总是离她很远






即使这样,她也坚信只要耐心等待,会有那么一天,会有人带她离开这里,她会像离开这里的孩子们一样,获得一个新的家庭






也许这份坚信只是来自对温暖的憧憬

或是年幼无知






无知到根本没有意识过这份力量对普通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就在刚刚踏入五岁的新年之夜,她如愿以偿

一对年轻的夫妇,决定收养她



夫妇是孤儿院的常客,每周休息都会带着他们的孩子来进行义工活动





要说对葵这个“怪小孩”最为亲切的,也就是他们夫妇,在亲眼见过她不正常现象发生之后,仍然波澜不惊的为她读故事书,教她学习写字,甚至常会给她带只有讨老师喜爱的孩子才能享用的奶油蛋糕




初听到要收养她的是他们时,葵有些不敢相信,她感谢一直以来善意的对待,却从没奢望过他们的领养





因为她们有一个正常的孩子





“我们觉得你需要一个家,而我们也想要一个女儿”这对夫妇微笑着说出了理由




理由平淡无奇,可当她听完的那刻,眼泪无法抑制的夺眶而出,渐渐变为孩子特有的号哭






有无人关心的委屈孤独

有获得家庭感到的温暖

有对未来生活的不安和期待

更多的是被人接受关爱的喜悦


............
............
............





新的家庭

普通又温暖,每天早晨在面包香气的包围下苏醒,下楼和爸爸妈妈还有姐姐道一声早安

这是她到这个家的第五个月







刚来的时候,什么都不习惯

即使有心
也无法很自然的喊出爸爸妈妈
不敢和这个家中另一个比她年长的孩子对视和交谈




一切都很陌生





他们却包容着,帮助着葵一步步走出陌生壁垒

不叫【爸爸妈妈】也没问题

有不开心的事情就要说出来

年长的姐姐会保护妹妹

一家人一定要和睦相处,团结互助

不可以做让家人担心和伤心的事情


............
............







很多很多以前完全没有的概念被建立了起来,来自家的概念,来自亲情的概念
不会觉得讨厌,反而觉得新奇温暖







就在这样的氛围之下



第一个月的第22天,她与年长3岁的女孩坦诚相对,成为真正的姐妹




第二个月的第1天,她第一次喊出了【爸爸妈妈】


夫妇当时突然大哭起来,当时葵吓了一跳,以为是自己的能力发动,顿时僵在原地


后来姐姐告诉她,那是他们的“孩子气爸妈”过于激动,不用管就好
⊙▽⊙





第三个月的第10天,葵使用能力和姐姐来了一场“水池大战”




她第一次能够可控的使用能力,没有伤害和破坏



满溢乐趣的回忆







第四个月的第20天,一家人一起去游乐园,葵最喜欢里面的摩天轮

因为服务人员说和最喜欢的人一起坐就能永远在一起

她要和爸爸妈妈还有姐姐一起坐

这样就能和他们永远在一起








第五个月的今天,是姐姐的生日,也是她的


“你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恩...决定了!我的生日就是你的生日,我们一起过!”



单纯的童年“戏言”没有被父母反对,还很顺利的变为了现实







大概就是这样,这个日常总有些迷糊的普通家庭才能总是如此快乐吧

殊不知具有纪念意义的一天

普通人无法理解的危险也一点一点的靠近他们






















不知名的时空

“照这样的状况,你迟早会迎来毁灭”

“放弃她吧”






________________分割线______________

想尽详细的交代女主的身世,有利于之后感情线的发展

文有些慢热,但是还是会尽量日更(这次拖更了(゚Д゚)!)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会尽力写的

欢迎评论,感谢喜爱

【检×审】待宵再会之时(2)

“请您和我们走一趟吧”







没有反抗的权利,葵被支援部队以“重点调查对象”带回了时之政府的总部






“......以上,就是调查到的全部情报,我先告辞了”





琉美在对管理TPW1的长官进行完详细明确的报告之后便退了出去,只留下了葵和他的顶头上司待在审讯室






蓝色幽静的灯光打在正前方男人的脸颊上,他滑动着手中的信息档案,并没有急于审问的意思








趁着这个间隙,葵渐渐打量起他基本没什么印象的上级,他的年龄似与琉美相仿,金属边框的眼镜辉映蓝光,将他本来就淡漠的五官渲染的更加严肃,黯淡的光线让她看不清眼前人看档案的表情







难道总部的人都这么缺少人情味的嘛...葵有些庆幸她没有被分配到总部工作




至于说为什么没有印象






这与本丸的距离有直接关系
在距离本部相对较近的审神者是可以随时回到本部的,距离较远只需使用特殊术式和一定的灵力也可以轻松到达





可随着空间距离的加大和时间不稳定性的增加,不仅灵力消耗巨大,连传送的安全性也会大打折扣







因此葵很少回总部,除了发布的特殊集结任务,一般普通的报告就通过信息通讯实现,就算集结任务会见到...








这么说来,她也算得上是一大“问题员工”
每次集结开会基本都会睡得昏天黑地,任务简章什么的都是近侍山姥切帮忙记录的...唉...都不知道因为这个事情被长谷部啰嗦过多少次了...







葵突然觉得自己一直没有作为大将的自觉,不过,对于和“家人”们相处来说,这种缥缈的东西就显得那么的无关紧要了







沉浸在回忆中的少女,嘴角弯起的弧度被眼前的男人尽收眼底







“请原谅我打扰你愉快的思绪。”
男人清冷沙哑的声线为短暂回忆画上了休止符








少女知道,她的审问开始了







【审神者,代号TPW100404,葵】
【年龄 16】
【任职年数 8】
【体能A+】
【敏捷A】
【判断力A】
【行动力S】
【精神力A】
【灵力S-】






【累计出阵次数55212次,成功率99%】
【累计远征次数13259次,成功率99%】
【演练   胜:3250次    败:20次    胜率99%】






“从8岁开始正式担当审神者”






“优秀的身体素质和灵力资质”






“出征和远征完成度可以说相当漂亮,模拟远程演练也没有懈怠,作为我队的队员,干的不错”








“记录显示你是被总部收养的小孩吧......不要误会,作为你的上司我没有恶意,这是我需要向你确认的基本信息,所以收起你的小眼神”








“担当这个职业的人有各种各样的身世,有名门,有普通人,像你一样的人也不在少数,毕竟现在时局不同,就算这样大量招募,也只能勉强跟上时间溯行军破坏的步伐”







“5岁被收养,在总部曾经训练过三年,以同期生第2的名次进入TPW1队......”

“............”
“............”

5岁的时候啊......







葵5岁的记忆已经朦胧,但她永生不会忘记,那一年中最特别的那一天,所得到的死亡迫近的绝望










以及生存的喜悦











______________分割线_____________


女主的设定虽然很厉害(第一个女儿嘛~)

但是实际上这么设定之时体现出她类似审神者中突击队员一样的身份,充满危险,也许会随时丧命(是亲妈)

是一篇慢热的文,还是争取日更,感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想要拥有爱心和评论,谢谢观看~

【检×审】待宵再会之时(1) 【重修】

第一次尝试写文,请多指教

是一个很久远的脑洞,产生的原因是通过看到检非出现时的不同台词而产生的。

从台词中可知他们做着和婶一样的事,方式却不同,就想着两者发生碰撞会非常有意思~就开始放飞自我了。

女主为审神者,男主为检非违使中的一把薙刀。
刀刀们充当婶婶家人一般的存在,女主的设定会随文章慢慢道来的,这里就不多啰嗦了~

文笔不好,也许会ooc,私设如山,如果可以接受就请往下看吧

再次请多指教了

↓↓↓↓↓↓↓





“......报告......”






“......目标已经找到......请求支援的TPW100404号审神者现在暂无生命危险......将视情况对她进行进一步的检查。”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突然...






“目标已醒,详细情况会在报告中进行描述。”






葵只觉得她做了一个很长久的梦,醒来后除了满溢的空旷感和疲惫的身体,还有一群不知道为什么说着前来支援的其他审神者,以及不见踪影的刀剑男士...似乎和平时的早晨也没什么不同了







熟悉的柔软被褥,熟悉的干净卧房,熟悉的温暖阳光,却多了一群不熟悉的人





刚刚进行信息通讯的是一个身着黑底白鹤纹样和服,看起来很年轻的女子,她靠近这座本丸的主人,严肃认真地用她不怎么含有感情的声音对满脸茫然的葵进行介绍和询问
“我的代号为TPW100021,接受上级的指令前来支援,你可以称呼我为琉美。”






“您是否有任何的身体不适?”







“没有吗...好的...请原谅我们到现在才赶来,无法快速获取您的坐标是我等的失职,但是我也要对现在状况对您进行A级调查。”







A级调查?
光是一个莫名的支援已经让人摸不着头脑,现在还要进行应对严重紧急事项的最高等级调查






到底发生了什么?







“呼......可是,我没有请求过支援...也没有遭遇到什么危险,本丸的灵力也很稳定,一切正常,上级是不是弄错了什么?”葵深吸一口气,稳定的反映自身所知的情况







她调整自己的状态,瞬间,一个正襟危坐,冷静泰然的审神者形象就展露在了众人的面前







渐渐苏醒的精神让她试图用灵力呼唤他的近侍来共同解决这次她所认为的“上级误判”
......
......


许久的呼唤...







没有回应?






年轻女子和旁边的协助人员互相对视了一会,表情除了难以置信,更多的是凝重。
她清了清嗓子,用平静的语气陈述着令任何一个审神者都无法不去恐惧的事实:

“距离我们8小时前调查到的数据,您的本丸灵力波动值超过临界状态,并且无法与您本人取得联系。更奇怪的是波动值在我们到达一小时前恢复了正常数据,虽然十分抱歉,但我们对这里进行了调查。”



“结果显示,没有战斗痕迹。”

“刀剑却全都处于封印状态。”

“这件事件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想,经过协商,定为A级严重事件。”







“什么......”

临界!?
封印!?
所以空无一人...所以才无法召唤吗...






顿时像是有什么勒住了喉咙和身体,葵无法阻止的战栗起来,不知不觉缓缓攥紧了衣服的下摆,指尖因握力加重而渐渐发白,机械陈述的声音如死神的状书,一遍又一遍回响着不存在于她脑海里的现实,冰凉的惊悚感化作藤蔓抚摸着她的脊背





就算换成任何一个身经百战的审神者,听到这个消息,也许会和葵有同样的反应





作为人类无法避免的

未知下的恐惧和不安





但是端坐的少女却思考着更加使人害怕的可能性

一个会让她遭受审判的可能性




葵作为审神者中特殊群体的一员,一群代号为TPW1开头的通灵之人,是自小被时之政府训练,并派遣到极不稳定的时空缝隙中的队伍,目的是以求最大程度搜寻时间溯行军动向,阻止其阴谋的实现,这类特殊群体的特点往往就是灵力强大





物极必反,强大的灵力可以搜寻敌人,维持本丸安定,可如果发生暴走,在过于波动的裂隙中,甚至足以撼动时空






封印刀剑,是审神者在灵力暴走时将损伤降到最低的紧急措施

至于审神者嘛,灵力暴走,就是死路一条





她现在完整无伤的待在本丸,无疑会拥有嫌疑




和时间溯行军勾结的嫌疑





那些诞生于时空的扭曲中的敌人,才有这样粉饰太平的能力,将歪曲当做真理,将腐朽化作现实





连这个本丸空间的真实性也会遭到怀疑!





深知这点的少女一时间的冷静动摇了起来,却极其坚决的驳斥着他人陈述的“事实”





“这不可能!昨天2月15日的上午我才递交过刀剑远征队伍的名单!现在怎么可能是封印状态!这绝对不可能!”毫不惧怕地盯着那个名叫琉美的女子,想要从她的神情中获得一点认知上的实感







女子听着葵的话,稍稍惊异地睁大了同样淡漠的双眸

“代号TPW100404号审神者,现在的系统时间是”














“8月25日”

   “!”
   

   






__________________分割线_________________


打算中长篇,有些慢热
对第一章进行了重新排版,并进行了扩充和详细描写
争取日更,欢迎小伙伴的评论,一起愉快玩耍~